美中初步贸易协议揽括那些关键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宣布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为美中紧张的经贸关係降温。然而考虑到该协议缺乏细节和双方仍然存在的分歧,外界对协议牢固程度的担忧加剧。

特朗普表示,双方达成了一项“了不起的”协议。美中两国官员对协议给予厚望,称重启对话有助于釐清未来道路,也为不断升级的关税战按下暂停键。

但这份协议的书面形式至少目前还不存在,谈判代表们只是原则上达成一致,最终的协议仍可能落空,儘管特朗普週三告诉记者,他认为这不会发生。

特朗普週三说,正在将贸易协议正式化,有望在11月中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出席在智利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签署。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协议的许多细节仍有待完善,一些最棘手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国内补贴和产业政策根本没有解决,还需要进一步的谈判。

农业是核心

在特朗普看来,“第一阶段”协议的核心是中国承诺每年购买价值400亿至500亿的美国农产品。这与中国在贸易战前每年约250亿美元的购买量相比,将是一个巨大的增长。

但这样的出口水平似乎很难立刻达到,特别是在贸易战的压力下,美国农产品的出口量已大幅下滑。特朗普本人也承认这一点,他週六在推特上说:“现在的问题是,能不能生产这幺多的产品。”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洛芙丽(Mary Lovely)週三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的具体速度仍然不明,而美国农民需要一份长期的协议来计划春季播种。

从中国方面来看,已被加徵关税的美国农产品对中国企业缺乏吸引力。据彭博社报导称,除非中国取消对美国产品加徵的惩罚性关税,而美方也做出相应取消关税的行动,中国的採购额不可能达到特朗普声称规模。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言人巴里(Doug Barry)告诉美国之音:“特朗普总统宣布购买美国农产品的具体金额让中国陷入了困境,因为尚不清楚中国是否需要这幺多,而且可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

汇率和金融市场开放

白宫上週表示,北京承诺在人民币汇率的设定上更加透明。特朗普政府长期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使其出口商在海外市场获得竞争优势。

中国面临的挑战是,它无法在不给经济带来重大风险的情况下,对汇率机制进行可行的改革。放鬆货币流动可能会让特朗普政府更加不满,因为随着资本外流,人民币汇率会被压低。

据《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表示,协议可能会要求中国披露更多数据,在通过买卖大量货币进行干预时相互通报。但一些专家质疑,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国有银行交易等方式进行“影子干预”。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称,中国还同意向美国银行和其他金融服务商开放市场。

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下,中国在过去两年中宣布了一系列开放其银行和其他金融服务部门的措施,包括放宽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中外合资银行的中方唯一或者主要股东应当为金融机构的要求。

然而,美国公司的受惠程度可能有限,因为这类变化也对其他国家开放,并且中国公司已经在一些金融领域形成主导。

知识产权

保护知识产权是美中贸易谈判的焦点之一,美国指责中国公然盗取美国企业的商业秘密并强迫他们转移核心技术。

白宫表示,协议将涉及部分保护知识产权的条款,其他保护措施将在后续的谈判中跟进。据报导,被纳入第一阶段协议的措施包括加强对版权和专利的保护。

中国今年通过了《外国投资法》,实施更简短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但相关的执法规定要到2020年1月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