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赛事一年的营收接近40亿美金,很多业内人士都在担心目前这一波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会波及这项靠烧钱才能生存的体育赛事,更糟的是有消息说部分国家和地区即将面临经济衰退。Super Aguri车队本季破产的事实就是F1车队所面临的艰难财政状况的真实写照,现在甚至连McLaren车队都需要节省成本。不过车队经理们依然嘴硬,他们不认为F1目前正遭遇资金危机 (credit crunch) 。儘管赞助商们不得不更谨慎地看管自己的荷包,有的车队高层仍然认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

[F1专栏]F1车队是否面临财源危机?就算是McLaren车队也不得不屈服于成本压力。
每次当全球经济陷入衰退时,都有F1车队会破产,这不能不说是巧合!2002、2003年开赛前夕Prost、Arrows两支F1车队接连宣告破产并下台一鞠躬,加上Minardi与Jordan车队濒临生死存亡关头 (最后选择出售) 的事实都清楚说明了部分F1比赛队伍的财务状况有多幺艰困?2000年之后全球陷入的经济萧条、2001年911恐怖攻击事件与2002年Ferrari车队打遍天下无敌手都是部分原因。

2008年土耳其站GP大赛赛前数家赛车媒体报导Super Aguri的卡车和移动总部被FOM人员挡在Istanbul赛道门外。Honda车厂在2006年帮助铃木亚久里成立Super Aguri车队,之后一直为车队提供包括引擎和比赛车身在内的技术支援和资金方面的资助。但是由于主队的成绩乏善可陈,Honda决定弃车保帅、让Super Aguri车队自生自灭。

目前F1车队的主要营收来源仍为赞助收入。F1赛车和奥运、足球世界盃并称世界三大国际赛事,Bernie Ecclestone敢这幺说确实有凭有据:世界足总FIFA宣称1998年的法国世界盃共有334亿收视人次,这是全球人口的5倍有余。唯一不会被这个数字吓倒的只有另一项职业运动:F1赛车,FIA宣称每一年F1的收视人次平均在530亿人次、这个数字在1999年冲到最高 (580亿人次、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因为该年是唯一Michael Schumacher没有参加整季比赛的一年) ,对许多赞助商来说、赞助F1比赛甚至比世界盃更有效果:因为世界盃与奥运4年才一次、F1赛季却从每年的3月初延伸到10月底。

根据英国运动行销公司Sporting Marketing Surveys的调查报告,在这530亿的收视人次中有57%是介于18~35岁的男性 (不过女性观众人数也年年上昇) 。想想看,这是多幺庞大的潜在顾客群。回顾过去将近30年的F1赞助历史 (之前的F1赛车上并没有明显的赞助标誌) 没有人可以否认「烟商」及「汽车製造商」还是F1比赛里的最大金主。尤其是各式各样烟草公司的标誌更是许多人对F1赛车最鲜明的印象,在多数人的印象中,F1车身上总离不开各式各样的烟草商标誌。

其实F1历史上前两个世代中没有一辆赛车车身上有烟草品牌商标!第一辆搭载JPS烟草商标的Lotus赛车在35年前一出现、深受年轻人喜好的赛车活动很快就吸引烟草商争先恐后地涌入。在烟商赞助最热烈的1997年赛季,总共有Marlboro (赞助Ferrari) 、West (赞助McLaren) 、Rothmans (赞助Williams) 、Mild Seven (赞助Benetton) 、Benson & Hedges (赞助Jordan) 、Gauloises (赞助Prost) 这6家烟商赞助直接车队与F1比赛。

[F1专栏]F1车队是否面临财源危机?一直到90年代,烟草赞助商仍是F1中小队伍的最大金主。
从公开的资料中显示他们在97年就一共花了1亿3000万英镑在这6支队伍中;这些还不包括对车手的赞助及支付举办比赛的费用 (后两者的支出远超过前者) 。2003年赛季半数F1参赛队伍拥有烟草商赞助,包括了Ferrari车队 (Marlboro) 、McLaren车队 (West) 、BAR车队 (Lucky Strike与555) 、Renault车队 (Mild Seven) 与Jordan车队 (Benson and Hedges) 。一度Marlboro烟草一年的赞助金额 (8600万美金) 就佔了Ferrari车队年度预算 (3亿1000万美金) 的四分之一以上,烟草商在F1赛坛的重要程度可见一般。但随着禁止烟草商标誌的法令出现,F1 车队不得不告别这最大的金主!

在烟商全面撤出之后,下一个能够填补这个空缺并继续支付F1比赛高昂花费的产业是什幺?许多人相信通信业 (如行动电话业者Vodafone及Orange) 、高科技产业 (如CPU或是电脑製造商) 及生化科技产业 (如药厂) 都被视为是未来的「明星赞助商」。我们可以从Williams车队 (Lenovo成为主要赞助商) 及McLaren (Vodafone电话系统业者) 、Ferrari车 队(AMD处理器与Acer的标誌开始出现) 发现一些端倪。另外这几年F1车队积极地与大型车厂整合、包括了Ferrari、McLaren、Toyota、Honda与Renault车队都有车厂持有该队重要股份。大型车厂的直接注资也是F1车队解决烟商留下的赞助差额的方案之一。

新兴国家企业的崛起亦成为F1车队的另一财源,Frank Williams引入中国电脑大厂Lenovo作为Williams车队的主要长期赞助商之一,他最近表示该车队的财务状况比起大约一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的徵兆刚出现时还要好。Williams 还相信这场危机不会演变成全球性问题。因为当西方国家在一个时期内遭受到资金短缺,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还会持续快速发展繁荣他们的经济。「这意味着赞助商更加谨慎,但是世界更广阔了。还有很多人在赚钱,也需要推广他们的产品,我们 (Williams车队) 做得很好,甚至比一年前更好」Frank Williams说。

[F1专栏]F1车队是否面临财源危机?赞助商不断寻找各种曝光机会。
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影响F1队伍获利能力的变数又多了一个、那就是美元对欧洲主要货币 (欧元与英镑) 的汇率走势。美元汇率走低对F1车队也会有影响?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为车队绝大部分的赞助资金合约都以美元计价。在过去的一年中,欧元兑美元的比价上升了13%,这表示F1车队必须自行吸收高额的汇兑损失,F1车队超过70%的预算都是以美金支付,美元汇率不振一个严重的问题。

为了分散过度倚赖美国赞助商的风险,F1车队选择尽量争取自中东与中国的赞助商,F1系列赛「全球化」的策略是也是美元汇率「跌跌不休」危机的解答。有规避风险策略与缺乏规避风险策略的队伍在一来一往间的差距非常显着。如果18个月前的赞助合约是以欧洲货币 (欧元或英镑) 签订,今天这份合约的价值已上涨了25%,反观假如18个月前的赞助合约是以美元定价、今天这份合约的价值已下滑了25%,这一来一往之间就相差是50%!Renault与Toyota车队很久以前就决定将手中的美元转换成欧元持有、相当显着部分的合约也以欧元计价签订,我们不难想像这两支队伍过去两年拥有多少「隐形经济优势」。原来国际货币汇率的消长不只影响进口车的定价、甚至决定F1车队口袋中「银弹」的充裕与否?

在最近一次受访时,Toyota车队总裁John Howett表示儘管与传统赞助商的交易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是在其他方面还是可以发掘潜在机会:「如果出现全球经济衰退,将很难找到赞助商的支持,但是一般来说在全球形势下,你还可以拓展新的合作企业。目前,由于向中国经济扩张,能源和钢铁公司获利不菲。要想获得赞助,必须找到希望扩展产品吸引力和品牌意识、并且实际上有可利用资源的企业,以前我们就算在经济衰退时期也一直都有赞助商。形势会更严峻,但是我不相信F1的情况会比其他任何一项运动要更糟!」。